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正宁县总工会欢迎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劳模工作 > 劳模工作

田玉堂——市级劳模

时间:2016-09-16 14:31:30  来源:正宁总工会  作者:

田玉堂事迹简介


        田玉堂,男,汉族,49岁,河南省中牟县人,中共预备党员,1986年来到中湾林场从事造林绿化工作,现任正宁林业总场中湾林场野狐崾岘森林资源管护站站长。田玉堂在造林绿化工作的行列里摸爬打滚二十八年,他披星戴月、辛勤劳作、日夜守护、无私奉献,在子午岭的山头上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他管护的5973亩的林区没有受到破坏,没有发生火险,为国营林场守护了价值1000多万元的森林资源。田玉堂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护林员,并于2013年4月荣获庆阳市第二届先进工作者,同年6月被评为市直林业系统 “最美护林员”。

巡山护林不停歇

        田玉堂从1986年开始就守在了野狐崾岘,这一守就是二十八年。这二十八年的时间里,他每天要从站上走出三十公里,穿过一片片松林,越过一道道沟岔,去守护5973亩的林区。由于303省道从站前穿过,来往车辆较多,加上靠近回族自治乡,所以田玉堂的护区比别的区域更难管理,但是也正因为难管理,田玉堂处处留心,毫不马虎,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不管是阴雨连绵还是大雪纷飞,林中总有他的身影。就任护林员的第二年年底,为了确保林区安全,田玉堂索性放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正月初一的早上,天空飘着鹅毛大雪,炮竹声还没停,田玉堂已经走出了3公里,到处都是皑皑白雪,但是每天来回的穿梭,使他已经对林区的情况了如指掌,哪里有棵大树,哪里有棵小树,他都记在心里。至于哪里少了几棵树,树长得什么样子,那更是过目便知。凭着无私奉献的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意志,田玉堂用实际行动协助林场取得了连续34年无森林火灾的优秀成绩,被陕甘两省子午岭护林联防委员会第五十四届会议评为先进单位。

无私奉献染绿山

        为了让山更绿、林更密,田玉堂一直致力于造林绿化工作。1992年中湾林场第一次开展育苗工作,他就参与其中,并成功将容器育苗技术运用于生产之中,为林场此后顺利开展生产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0年以来,田玉堂累计参与完成生态工程建设72391亩,其中天保工程44460亩(飞播造林4600亩,封山育林39860亩),三北工程人工造林540亩,退耕还林工程13851亩(退耕地还林2243亩,荒山造林10208亩,封山育林1400亩),公益林13540亩,林场森林蓄积量从37.4万立方米增加到46.6万立方米,增长了9.2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从76.7%增加到86%,增长了9.3个百分点, 建成商品苗木培育基地1440余亩,比2000年的180亩增加了1260亩,增长了700%,培育油松、云杉、华山松、樟子松等苗木花卉20多个品种,苗木产值可达2000余万元,实现了“三增、两提高、一改善”的目标(森林面积、蓄积量、覆盖率持续增长,林分质量,林地生产力不断提高,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

未雨绸缪防虫害

        在林区病虫害防治上,田玉堂严格要求,一丝不苟,每年的5月至11月,他走遍林区的每个角落,查看枯死的松树,检测松材线虫病的发生情况。在6月份至10月份,每8天上山调查一次松木天牛发生情况,并在林区设立药物投放点,为了引诱扑杀松褐天牛,他争取在3天内将药物放好在投放点,由于投放点距离远,每天必须走几十公里的山路,有时中饭也顾不上吃,饿了吃点干粮,渴了喝口凉水,晚上回到了家,顾不上吃饭,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了。
2000年陇南林区病虫肆虐时,田玉堂急的团团转,生怕中华鼢鼠、松毛虫和小蠹虫也传播到他的林区。他背着干粮,提着水壶,把林子细细地查看了一遍,把一些他不了解的病虫,及时地放在可乐瓶中制成标本,带回场部交给森防人员研究处理。就这样风餐露宿几个月,一直到陇南林区病虫害得到控制后,田玉堂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并没有就此罢休,晚上一有时间他就赶紧翻看病虫妨害的书,出去护林的时候也把书随身揣在兜里,一个月的时间厚厚的笔记写完了两本,全是鼠害、虫害的防治措施。十几年的防治经验和不断学习让田玉堂成了林区里病虫害防治的能手,他就像是在照顾自己的儿女一般,不断地仔细查看,悉心呵护,虚心学习,让5973亩的林子在他的眼皮底下安全的生长着。 
  
 秉公办事不退缩

        田玉堂脾气倔,认死理,执行政策毫不妥协,只要是动了他的林子,砍了他的树,不管是大树小树,他准是依法办理。有一次护林时,田玉堂发现路边有一捆儿树枝,听见林子里有哗哗的声音,他寻声找去,发现有两个人在拿弯刀砍树枝,便立即制止,并让他们把枝条和弯刀留下。两个偷伐者见状便向田玉堂说好话,说他们只是砍些枝条并没有砍伐大树的念头,这次就算了吧,但是田玉堂一再坚持,两个偷伐者眼见服软毫无成效便拔腿就跑,可是田玉堂紧追不舍,最后与他们厮打了起来,毕竟对方是两个人,田玉堂寡不敌众,最后一瘸一拐的回到站上,妻子得知后担心地说:“就砍了些条条么,跑就跑了,明知道人家两个人,你还追个啥,万一真出个啥事怎么办”,田玉堂不服气的说:“枝枝条条也是树上的,这次砍枝条不管的话,说不定下次他们就砍树了”。二十八年过去了,田玉堂还是这么倔,还是这么爱树不要命,附近的人有的见识了,没见过的也都听说了,所以周边的居民再也没了去林子里砍枝伐树的念头。
田玉堂的护区内回族居民较多,牛羊养殖数量大,早先他们一直保持着放牧养殖的习俗。2004年我省开始推行封山禁牧后,田玉堂的担子重了很多,每天除了巡视林区外,还要入户宣传封山禁牧,鼓励回民舍饲圈养。起初有很多钉子户,敌对情绪很强烈,有时甚至拳头相向,但是田玉堂丝毫没有退缩,他挨家挨户的劝说着,有些村民表面上答应了下来,可还是偷偷地把牛羊赶出去在林子里乱窜。田玉堂发现后决定干脆在村里蹲点守护,早上天没亮他就起来站在村口,晚上等村民都睡了他才回来,就这样起早贪黑坚持了一年多,终于让村里的所有人都服了他这个“河南佬”,让林区里再没了被牛羊啃食的痕迹。

        二十八年,田玉堂习惯了,习惯了山里的风,习惯了林中的刺,习惯了在油松树下数着沉寂的年华,习惯了在漫长的岁月里不变的守望……他就是用这样的习惯,看着漫山的翠绿,听着林中的呢喃,继续着布满荆棘的征途,走着三十公里的老路,走向山的那头,走到生命的尽头……